/

當前位置:

對正在違法強拆的人員持刀驅離并造成一人輕微傷,無罪!
2021-03-10
撰稿: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林鐘彪

審編: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陸建紅
來源:刑事審判參考第125期 ?刑偵案審文字錄入


指導案例第1395號

梁錦輝尋滋事案
——持刀驅離正在違法強拆的人員并造成一人輕微傷的,是否構成尋滋事罪
?

一、基本案情

?

被告人梁錦輝,男,1963年月xx日出生。2016年11月17日被潮州市湘橋區人民法院決定取保候審。

?

廣東省潮州市湘橋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梁錦輝犯尋釁滋事罪向潮州市湘橋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

潮州市湘橋區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梁錦輝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宣判后,被告人梁錦輝提出上訴。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本案發回重審。

?

潮州市湘橋區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梁錦輝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依法應予懲處。鑒于其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其親屬積極代為賠償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取得被害人的諒解,依法予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

被告人梁錦輝犯尋釁滋事罪,判處管制一年六個月。

?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梁錦輝提出上訴稱:(1)其在本案中的行為應當認定為正當防衛。案發當天,村委會成員糾集村里的保安隊員等幾十人到其柚園強行鏟掉其辛苦種植的柚樹。其妻子為保護自己的合法財產不受侵害、阻止對方人員的暴行而被被害人等人推倒在地受傷,其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財產和妻子不得已實施正當防衛,不是隨意毆打他人。其并沒有要拖欠承包土地租金,承包合同到期后其多次要求與村委會續簽合同并繳納租金,但村委會干部以工作忙、等村委會選舉后再簽合同為由拒絕。(2)本案是村委會成員和被害人自己闖入其承包的土地,并先動手傷人,其并非為尋求刺激、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等,無事生非,而是為了正當防衛出手傷到被害人的,其主觀上不存在尋釁滋事罪的故意,客觀上不存在尋釁滋事的事實,不應認定構成尋釁滋事罪。(3)其不小心傷到被害人后就立即停手,沒有再毆打被害人,故本案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且其因這一涉案行為已被公安局行政拘留十五日,不應追究刑事責任。請二審法院依法改判其無罪。

?

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二審審理査明:被告人梁錦輝于1993年1月1日向潮州市湘橋區意溪鎮中津管區經聯社承包位于中津管區第三村民雞心坑至山寮及第四村象鼻前一帶土地,面積約35畝,用于生產種植水果,2007年12月31日承包合同期滿,梁錦輝向中津村委提出按合同約定其可以優先承包,要求繼續承包該土地,中津村委提出要提高承包款及管理費。后雙方因承包土地的期限及是否重新簽訂書面合同意見不ー致,而沒有重新簽訂土地承包合同。期間,梁錦輝向村委要求續簽合同并上繳租金,但中津村委工作人員沒有及時收取,梁錦輝繼續在該地種植蜜柚等果樹。2014年中津村委根據村“兩委”會及村民代表大會決議決定收回上述土地并告知梁錦輝自行清理。2015年3月16日中津村委組織干部、保安及臨時雇用人員梁秋杰等十多人開挖掘機到梁錦輝的果園強行鏟掉林木,梁錦輝妻子黃妙音上前阻止被保安人員控制梁錦輝遂持刀驅離村保安人員等人,期間梁秋杰被梁錦輝持刀刺致輕微傷。案發后,梁錦輝主動上門向梁秋杰賠禮道歉,梁秋杰接受賠禮道歉并諒解了梁錦輝。

?

另査明,潮州市湘橋區意溪鎮中津村村民委員會于2016年3月8日出具證明證實:梁錦輝于2015年11月11日自愿將原承包土地(雞心坑山寮一帶租地種植蜜柚)退回管理區,中津村委把土地另租給黃林澤經營,黃林澤自愿補償梁錦輝青苗款人民幣90萬元整。另,梁秋杰被刺輕微傷一事由管理區協調處理,由黃林澤補償梁秋杰一切醫療費用。

?

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定罪及適用法律錯誤,予以糾正。上訴人梁錦輝的行為不構成尋釁滋事罪。本案經審判委員會討論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三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

一、撤銷潮州市湘橋區人民法院(2016)粵5102刑初232號刑事判決。

?

二、上訴人梁錦輝無罪。

?

二、主要問題

?

被告人針對正在違法強拆其合法財產的有關人員,持刀進行驅離,并造成一人輕微傷,是否構成尋釁滋事罪?

?

三、裁判理由

?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對于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應如何定性,存在兩種不同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梁錦輝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致一人輕微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和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第二種觀點認為,梁錦輝為了保護本人的財產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拆遷行為的侵害,持刀驅離不法侵害者,其行為屬于正當防衛。我們同意第二種觀點,具體理由如下:

?

(一)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不構成尋釁滋事罪

?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規定:“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尋釁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尋釁滋事解釋》)第二條規定:“隨意毆打他人,破壞社會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情節惡劣:(一)致一人以上輕傷或者二人以上輕傷的;(ニ)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三)多次隨意毆打他人的;(四)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的;(五)隨意毆打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六)在公共場所隨意毆打他人,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七)其他情節惡劣的情形?!北景傅年P鍵在于,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是否屬于“尋釁滋事”并構成《尋釁滋事解釋》第二條第四項規定的“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

?

《尋釁滋事解釋》第一條第一款規定,行為人為尋求刺激、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等,無事生非,實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的行為的,應當認定為“尋釁滋事”;該條第二款規定,行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發矛盾糾紛,借故生非,實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的行為的,應當認定為“尋釁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發或者被害人對矛盾激化負有主要責任的除外。由此可以看出,認定行為人毆打他人是否構成尋釁滋事罪,不僅要看行為人是否在客觀上是否屬于《尋釁滋事解釋》所規定的七種情形,還要考察行為人在主觀上是否具有尋求刺激、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等無事生非或者借故生非的故意。在矛盾由被害人故意引發或者被害人對矛盾激化負有主要責任的情況下,由于被告人的行為具有相當的正當性,故不宜認定被告人主觀上具有無事生非、借故生非的故意,也就不宜認定構成尋釁滋事罪。

?

本案中,被告人梁錦輝承包中津村的土地種植蜜柚,至2007年12月31日承包合同期滿,按合同約定其在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承包權在其沒有明確放棄承包權的情況下,中津村委不應收回其土地另行租賃給其他人。村委提出梁錦輝沒有繳納租金而決定收回的理由無法成立,在案證據顯示,梁錦輝曾多次到村委繳租金,但村委工作人員以各種理由拒絕,導致梁錦輝沒有續繳租金。退一步說,如果村委確因公益事業建設需要收回該土地,應通過協商賠償梁錦輝的青苗費及造成其他附屬設施的建設費用來解決。而案發后,該土地的后續承包人自愿補償梁錦輝90萬元的青苗款,并承擔梁秋杰的醫療費用,從中可以看出,村委在案發前沒有對梁錦輝進行賠償,而是直接組織人員在果園內強行鏟掉林木、收回土地,這對梁錦輝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村委在梁錦輝明確表示放棄承包權的情況下,不收取梁錦輝繳納的租金,而為了將土地另租給其他人,簡單粗暴地組織十多人到果園內并用挖掘機摧毀果樹,因而引發雙方沖突,村委對于本案的發生負有主要過錯責任。梁錦輝面對十多個年富力強的拆遷人員,在妻子黃妙音被對方粗暴控制,繼而果樹又被對方無理地用挖掘機鏟掉之后,為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持刀驅離相關人員并致一人輕微傷,其主觀上不符合為尋求刺激、發泄情緒、逞強耍橫而無事生非、借故生非等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不能認定為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在村干部及保安人員撤離果園之后,梁錦輝并沒有持刀再進行追逐、攔截,因此,也不能認定為“因故生非”型的尋釁滋事行為。綜上,梁錦輝的行為不構成尋釁滋事罪。

?

(二)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應認定為正當防衛

?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的規定,正當防衛是指為了保護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采取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或者可能造成損害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我們認為,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符合正當防衛的特征,理由如下:

?

1.正當防衛以存在現實的不法侵害為前提,本案存在現實的不法侵害。(1)中津村委強行收回土地的目的不正當。首先,按合同約定,被告人梁錦輝在承包合同期滿后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承包權,在其沒有明確放棄承包權的前提下,中津村委不應收回其土地另行租賃給其他人。故村委以梁錦輝沒有繳納地租而決定收回的理由不成立。(2)中津村委強行收回土地的程序不正當。若村委因公益事業建設需要征用該土地,應通過協商賠償梁錦輝的青苗費及造成其他附屬設施的建設費用;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必須通過訴訟途徑并由法院依法強制執行來實現其權益。而本案中,村委在征用土地前并無任何賠償費用的表示,也沒有通過法定途徑收回土地,只是發出公告后,擅自組織干部、保安及臨時雇用人員強拆毀林。綜上,村委強拆毀林的行為無論從實體上還是從程序上均具有非法性,屬于不法侵害行為。

?

2.本案的不法侵害正在進行中,被告人梁錦輝針對侵害的防衛客觀上具有緊迫性。不法侵害正在進行,是指不法侵害已經開始且尚未結束。本案中,梁秋杰等人員正在實施強拆毀林的過程中,梁錦輝持刀驅離相關人員,系在不法侵害正在進行時實施的防衛行為,因此,梁錦輝的行為符合正當防衛所要求的緊迫性這一構成要件。

?

3.被告人梁錦輝為了維護果園不被非法侵害而采取防衛措施,主觀上具有正當性。我國傳統的刑法理論認為,具有防衛意識,才能實施正當防衛。一般來說,防衛意識包括防衛認識與防衛意志。防衛認識是指防衛人認識到不法侵害正在進行;防衛意志是指防衛人出于保護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目的。但是,防衛意識的重點在于防衛認識,也即只要行為人認識到自己的行為是與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相對抗的,就應認為具有防衛意識。本案中,梁錦輝承包期滿后,村委拒絕其繼續繳納租金,在其未明確表示放棄承包權的情況下,村委就組織人員到其果園內并用挖掘機摧毀果樹,作為受害的一方,梁錦輝有理由認為村委侵犯了其合法權益,并可以實施合適的防衛措施。另外,在村委沒有對梁錦輝的損失進行償的前提下,如果梁錦輝不采取一定的防衛措施,其將遭受的損失必然是巨大的,因此梁錦輝的防衛意識具有正當性。

?

4.被告人梁錦輝實施的防衛行為針對的是不法侵害人。正當防衛必須針對不法侵害人本人進行防衛,這是正當防衛的特點決定的。正當防衛是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不法侵害是由不法侵害人直接實施的,因此,針對不法侵害人進行防衛,使不法侵害人不再繼續實施不法侵害行為,オ可能制止不法侵害、保護法益。梁錦輝持刀驅離進人其果園強行毀林拆遷的人員,包括被害人梁秋杰,其實施防衛的對象正是不法侵害者本人。

?

5.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并造成重大損害。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是指防衛行為明顯超過了防衛的客觀需要;造成重大損害、是指與不法侵害可能造成的損害相比,防衛行為造成的損失過于重大。本案中,梁錦輝的行為僅造成一名被害人輕微傷,與梁錦輝可能遭受的重大財產損失相比,該行為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并造成重大損害。

?

綜上,二審法院根據本案的事實、性質,情節等,認為被告人梁錦輝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構成尋釁滋事罪,是正確的。此外,本案定性為正當防衛,有助于維護人民群眾的正當利益,也有助于群眾更準確理解法律的規定,彰顯法律的價值取向,培育良好的社會道德風尚。

?

-end-


地址:上海市浦東南路360號新上海國際大廈3901

郵編:200120

總機:+86 21-58816062、+86 21-68411868

傳真:+86 21-58481183

郵箱:info@weiislaw.com




微信公眾號
移動網站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av片在线观看-爆乳无码系列肉感在线播放-东北老女子叫声痒高潮-国产av一区二区三区